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輸入核四機組是台灣深沈的悲劇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6/15

 

核四的一號機組,於十三日在日本反核團體海上抗爭中離開日本,從廣島地區的軍用港口--吳港出發,預計六月十五日抵達台灣,運送到貢寮鄉鹽寮。這一趟,是開啟日本核子設備向亞洲擴散的起點,輸出恐懼、輸出仇恨,也翻攪著歷史的嘲諷。

 

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簽訂馬關條約清廷割讓台灣澎湖給日本,日本則動用武力強行佔領台灣,於5月29日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之日軍從台灣東北角之鹽寮海灘登陸,台灣人民則與土地共存亡,義勇軍英勇抗日死傷無數。也就在這個登陸之地屹立著一座紀念碑,目前叫作「鹽寮抗日紀念碑」,而在日據時代卻叫作「日本領台紀念碑」,見證了台灣百年來,土地與人民所受之災難,也見證台灣人民自主力量的奮起。然而,諷刺的是,百餘年之後,從日本受核害最深的地方的軍港,運進來一個二次世界大戰後首次輸出的核子設施,幾乎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登陸,而這次「二次入侵」卻是台灣花錢把它請過來,坦白講,情何以堪?

 

去年爆發的日本東京電力核安造假與設備瑕疵問題的醜聞,已經證明核能工業,充斥著說謊、特權和黑箱作業,不僅在日本,在台灣,在全世界都是一樣。雖然在日本民間團體與社會力發出怒吼下才逼迫企業與政府面對錯誤,加緊善後,但日本政府對核安管理監督的缺失還沒有徹底反省,草率核准核能機組輸出許可,並配合一再展延許可期限。令人質疑的是:日本政府何以以國家之名替核電財團不良商品的安全性背書?而日本政府一再反對北韓的核武發展,卻又允許輸出准和設備出口到亞洲其他國家,這是什麼樣的邏輯?

 

其實答案很簡單,也就是日本政府強調不做任何保證,實在答覆日本國會議員的詢問時,也是重申「運作管理的當事國擔負安全性的責任」、「安全性的問題應由台灣方面負起責任,我方沒有中止輸出的打算」。除此之外,日本政府是在備受爭議的違反「核不擴散條約」與「軍國主義復活」爭議聲中,台灣卻還是搶先成為第一個輸入國,而且花錢當冤大頭,在沒有清楚保證下,糊里糊塗接受瑕疵品。

 

也因此,在機組運到台灣之前,必須正視這些問題:

1.    這次的核子設備輸入出到底是什麼名義?是「機器設備」?還是「軍事用品」?需不需要繳稅?

2.    台電到底有沒有取得安全保證許可?到底核四機組未來發生問題是誰該負責?是得標商的奇異公司,還是轉包承製的日立公司?還是台電本身?

3.      以後發生運轉問題,是土木建築的問題?還是設備問題?還是操作者的問題?仲裁機制與契約規定權責有釐清有完備嗎?還是最後台電自己要承受?

 

以上這些都未釐清之前,誰核准它入關通關,誰必須負起政治與法律責任!

 

這已經不是貢寮人的事了,這也不是黨派政治惡鬥的口水,而是台灣社會必須很嚴肅的來面對這個問題:一個安全沒有具體保障的核子設備,在不管漁民海上作業的時間和海域,在曾是日本入侵地的鹽寮,進入「非核家園」的台灣。這是民進黨與陳水扁總統「廢核四承諾」的圖像嗎?這是國民黨「核四非蓋不可」就可以自動視而不見的嗎?為了一個電廠,台灣深層的歷史的文化反省,台灣的安全風險與基本國格,將成為最大的訕笑,這樣,值得嗎?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