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窮人家的小孩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6/29

 

六月二十七日的全國家園非核大會分組會議中,擁核的李教授,語重心長的講:「窮人家的小孩沒得挑,有什麼就得吃什麼,台灣這麼一點大,又沒有資源,核能被視為自產能源,為什麼一定要把核能視為洪水猛獸?」;反核的周老師搖頭的回應:「你們哪是窮人?真正的窮人是在核一、核二、核三、核四、蘭嶼這些居民,他們可憐的很,都被你們決定,不要的東西就放在他們家旁邊也從不問他們的意見」

 

台電工會的朋友在酷熱下,大聲反對核電廠提前除役、反對核四停建,對自身工作權的捍衛,不但是理所當然,更是作為勞動者力量的展現;但無限上綱到「核能解決溫室效應,核能補天」「拼經濟靠核能,靠核能拼經濟」,反而把更重要的訴求,有提到的如「反對電力市場淪為財團禁臠」,以及完全沒提的如「反對台電民營化」或「爭取員工(尤其是臨時工)工作權及職場安全」等勞方立場的議題冷落。弱勢的勞工,應該是窮人家的小孩,卻全然的憂國憂民,無條件的覆誦全世界霸權的核能工業論述,殊為可惜

 

1994年貢寮鄉舉辦核四公投,當時記得公投前的動員口號是:「台北那麼遠,我們都去抗議了,自己鄉內那麼近,我們沒有裡由不去表達意見給外面人知道」,然而投出來投票率過半,百分之九十六反對,核四沒有因此就停下來,也瞭解公投是作為運動的部份,但重要還是那個窮人家不服輸、不容欺負的傲骨才能抗爭至今。而今,怎可讓「公投」變成決定自己命運最終而唯一的裁決?

 

而今核四公似乎投木已成舟,但不意外的盡是政治角力斧痕,從時間、題目、方式、甚至結果的詮釋,全然是政黨政治利益精算的結果。對社會不公的改造、對環境與經濟正義的堅持,我們曾幾何時,卻漸漸把命運交給別人,交給政客、交給自負的所謂專業人士,交給最狹隘卻自以為宏觀的媒體,或交給接受這一切訊息轟炸內化卻篤信都是最具獨立判斷的人民們。而忘了這一切可能是被決定的遊戲規則,有嚴重的資訊不對等與保守性格,而非絕對莊嚴的終點。

 

工會是弱勢者,核電附近居民是弱勢者,弱勢者就像窮人家小孩,應該要求的是一個沒有權勢黑金的環境,以及一個更符合社會公義的制度。核能安全問題不但從來沒對居民誠實的公開,其實也從來沒對核電員工公開。核四從來就是台灣對美、日、法外交工作的大餅與槓桿,會不會缺電從來都是掩飾用的詞藻。因此,反核的貢寮鄉民的論述,恰是給現在進步的台電工會做為擺脫歷史包袱的一個合作的契機。

 

的確,核四運動一路走來,進太多台灣變遷的產物,也因此載浮載沈,幾乎模糊了事情的真相。然而,誠如自救會會長講:「窮人家的小孩雖然窮,但是自己也可以過得很快樂。」於時,那得抵擋很多不同力量的威脅與利誘,不斷的與弱勢結盟,才能不斷的挑戰強勢者,守著看似平凡的安居樂業。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