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你所不知道的第四屆福隆海洋音樂祭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7/13

 

「南墾丁,北福隆」,第四屆貢寮海洋音樂祭,在福隆海水浴場登場,因為今年上半年地方人士針對核四重建碼頭突堤效應造成鹽聊福隆沙灘流失,提出強烈抗議,也讓這次活動的沙到底會怎麼來,特別引人注意。

 

站到福隆民宅的頂樓眺望,整的黃金海岸一覽無遺,從北而南,澳底、石碇溪口、鹽寮沙灘、福隆沙灘外灘、雙溪溪口與跨灘彩虹橋、福隆沙灘內灘、東興宮沙灘,一線羅列;然而這大地地圖,今年情況明顯變化,而且人工介入不再遮遮掩掩,而是大剌剌的大規模載沙補灘,福隆沙灘外灘被消斷裂,因此雙溪溪水直衝入海,河水改道後,內灘淤積,但沙量仍顯不足,於是乾脆以彩虹橋墩和橋緣為邊界,簡單講是用築土堤的方式,用巨大沙袋整整圈出海洋音樂祭的範圍,整的面積,卻只是第一屆音樂祭時所用的天然外灘的一半不到!!

 

而為了「安全」,除了晚上音樂會結束立刻清場不準逗留沙灘外,整天內灘邊緣也不得下水。一位漁民突發起想,開著漁船,做起內灘外攤載客接駁的生意,工作人員立刻哨因四起,在夕陽下,在溪口間,悻悻然離去的漁家,困索內灘沙包圍堤不得下水的遊客,沙左邊一圃聊甚於無的親水沙洲,沙上還落著堆土機的輾痕,某種程度的空間戒嚴加上時間戒嚴,崇尚奔放自由的海洋音樂祭,卻猶如活在液態空氣中,可以呼吸,但就是莫名的悶與侷促,除了陽光與海風不受限,其他都再諷刺不過了

 

在台灣,公民土地信託運動以保護自然資源尚未成功,但土地與不動產債券化卻已在立法院笑傲過關,土地不再只是商品,他甚至成為一張紙與起起落落的數字,沒有感情沒有文化,今天可以搶進,明天可以搶出。音樂祭具像化了這些想像:一天湧入六萬人次的福隆沙灘,可曾交融出屬於自己的歡樂、卻體認只能成為回憶、體認即將逝去的沙灘危機;抑或沙灘沒了,反正就再到另一個可以恣意奔放揮霍青春的場域。

 

外來者連鎖企業統一超商猶如蝗蟲過境,甚至近午夜還瘋狂辦起限時搶購,然而旁邊真正福隆當地的商家,卻都關起門,結束一天的生意與作息,一方面是大家打從心理還沒準備好迎接這樣的觀光與消費文化,但更接近的事實是,這大概就是三日行情,平常星期六日,福隆沙灘早已不再,遊客早已流失,更遑論其他。

 

「生意很好喔」「哪有,就這幾天,平常生意星期六日也冷冷清清的」「夏天生意比較好吧」「沒有喔,沙灘不漂亮誰要來玩,不過九十五年冬天再來就有的玩」「有什麼好玩的?」「免費給你在福隆海水裡泡溫泉!」「……,喔,你說核四的溫排水出水口喔,唉」。為了應付三天的繁忙生意,隔壁鄉親戚趕來增加人手,但聊起來,談笑間多少無奈。但大家還是得拼,「來喔,別讓今天的歡樂只能變成回憶,還我一個天然的福隆沙灘喔!」,一條「救救福隆,Save Beach」的布條下,一群在地與外地的年輕義工吆喝著呢。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