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STADE從電網中移除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11.16

 

  在德國的朋友,2003年11月14日這天,寄了一封電子郵件來,「討論至少四年的關廠問題,終於在今天有了具體成果。今天,德國時間早上九點半,第一座核能電廠終於從電網中移除—Stade。」

  同樣是由執政政黨推動廢核政策,德國的一舉一動,自然就會在台灣有指標性的參考和宣傳價值。然而這樣的訊息,在反核陣營的認知下,是歷史性的一刻,因為德國在2020前要停止所有十九座核電廠的運轉,不過這一座Stade,究竟是開啟了德國的非核世紀的第一步,還是再度引起能源界的爭議?

  其實幾乎從今年以來,台電工會的因應小組,就不斷宣傳德國即將重新檢討廢核政策,來突破反核人士以德國為師的例證,而台灣的報端,也偶而會發出諸如「全球核能復興蓄勢待」等訊息。當然,就因為核能的爭議久遠而深廣,因此每一個訊息,都必須回到外在的環境與社會脈絡來看,例如今年10月19日中國時報特派記者從德國慕尼黑發出的「德國能源政策徘徊十字路口」新聞稿,不斷提到德國社會對廢核政策與再生能源前景的憂慮;然而,慕尼黑附近,正是全德國最保守政黨基督教民主黨的本營(巴伐力亞),也就是最以自己電子產業自豪,最強調商人利益的角度出發,少了這個認知,難免會以偏蓋全而未見全貌。

  但是,的確,德國佔三分之一的核能電力缺口怎麼解決?以再生能源提供能源永續發展的藍圖嗎?這種簡單的提問,也會很簡單的就挑動人民的憂慮,在德國如此,在台灣也是如此。然而,這個爭議在德國,最主要的是因為輸電公司必須供給任何可能的電力需求,需要準確估計與事前計劃。在再生能源以自然為電源的情況下,「看天吃飯」明顯增加輸電公司估計的困難。不過,這個困難主要就是因為電力集團主要的輸電公司,仍堅持以集中式,也就是大型發電廠來供應電力,而不願意以去集中式,也就是分散的小型發電廠為電力供給主流的結構因素。

  在借鏡世界各國的擁核非核訊息時,台灣社會習慣各自找對自己陣營有利的訊息,再作為「辯論」的題材。德國的廢核政策即使多了一套社會對話的過程,都難以避免落入由巨大的電力集團所設定的「電夠不夠用」的迷思,那麼台灣呢?核四爭議被簡化成二元對立,兩造再拼命交相辯論,讓社會大眾看到繁複綿密的政治角力與動員,卻少了讓社會爭議被徹底解構的機會。

  所以德國Stade電廠的新聞,我們該關注的,或許不是「移除」,而是從「誰的電網」「什麼樣的電網」。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