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重件碼頭不快拆,福隆沙灘回不來!

2003/10/08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 陳建志

  
  福隆沙灘流失的沙已經回來了!這應該是一個令貢寮鄉民和關心沙灘流失問題民眾高興的消息,但是「怎麼可能?」四個字,卻是他們聽到消息的共同反應,因為擺在他們面前的依然是改道的雙溪河,以及海岸線明顯後退的福隆沙灘,所以如果想要讓民眾接受,核四重件碼頭不是造成福隆鹽寮黃金沙灘流失的說法,恐怕台電和原子能委員會都必須拿出更讓人信服的數據,才能徹底解除民眾心中的不滿和疑慮。

  倉促探勘,企圖卸責

  福隆沙灘流失的問題已經持續了三、四年,直到今年年初在鹽寮反核自救會當面向行院院院長游錫?陳情後,才組成了一個涵蓋專家學者和當地居民的專案小組,經過一個月的調查,最後做出了核四重件碼頭的「突堤效應」確實是造成福隆沙灘流失的原因之一。後來貢寮鄉民並據此向監察院提出檢舉,要求監委針對原能會、台電和環保署相關失職人員進行彈劾。

  但是就在九月十六日監察院通過針對福隆沙灘流失的事實,對台電與原能會未能善盡監督與事前防範糾正案的同時,原委會主委歐陽敏盛在台電的陪同下到福隆沙灘現場勘察,並據此向行政院報告認為沙灘已依季節性的變化達到動態的平衡。台電和原能會在這個時候,草率發布福隆沙灘已經回復昔日景象的訊息,並準備將這樣的探勘結果呈送監察院,做為糾正案後續處理的參考。時間點上的巧合,讓人不得不懷疑原能會和台電是為了替自己在糾正案中解套,才會急著做出福隆沙灘的流失只是季節性的變化,而不是重件碼頭「突堤效應」產生影響的結論。

  草率結論,居民不滿

  但是這樣的說法,讓許多當地的居民無法接受,一位世居貢寮,已經有三十多年捕魚經歷的漁民說:「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說三貂灣每年夏天所吹的南風,會將福隆沙灘的沙往外帶,但是到了秋、冬之際吹起東北季風,就會把外流的沙順著潮水再帶回來,這也就是福隆沙灘季節性的動態平衡。所以現在靠近福隆海水浴場附近的沙灘,在季節性潮流作用下,確實比年初的時候增加了,但是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沙灘回來的說法根本就是個假象!因為整個海岸線的形狀已經完全變了個樣。

  漁民的觀察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就在重件碼頭南防波堤的南側到當地居民稱為「烏石仔」的這一段,原本礁石上都覆蓋著厚厚的細沙,但是現在卻是礁岩外露,而且離南防波堤越近,沙灘流失的現象就越明顯。漁民激動的說:「難道這些專家不懂得測量這個方法!?只要把重件碼頭興建前沙灘從岸邊到海水的距離,以及沙灘的厚度和現在相比,答案不就很清楚了。」結果現在不循此途卻以「目視」來做結論,難怪居民會氣憤難消。

  鹽寮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通也表示:「我們不會隨著台電和原能會起舞!」更對於原能會主委歐陽敏盛以一個監督單位,卻對執行單位台電的說法背書感到不滿。他認為唯有長期的觀察並提出更精確嚴謹的數據,才能對沙灘是流失或回復做出結論,如果像這樣只來看了幾個小時,就想推翻十一個專家學者的結論,他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同樣的,住在福隆已經超過五十年的商家,聽到沙已經回來的消息,毫不猶豫的說:「這怎麼可能!事實只有一個,時間將證明誰才是對的!」她無奈的說,如果政府真要這麼說她也沒有辦法,但對於原委會主委,只來看了一天就發布沙灘已經回來的消息感到不可思議。因為只要是住在當地的居民都知道,當初要從舊社(龍門村)的防風林走到海邊,是要跨過一大片的沙灘才能碰到海水的,但是即使是台電認為沙灘已經回復的現在,沙灘面積還是大大縮小了。所以她認為如果政府真的有誠意解決這個問題,以現今科技的精良,只要以現在的空照圖和以前的沙灘景象做比對,答案就很清楚了!不需要為此作無謂的辯駁。

  沙灘真的回復平衡了?

  除了鄉民無法認同,我們如果從最近幾年福隆沙灘「來去」的歷史,也可以發現沙不可能回復「平衡」的狀態,因為從前年(2001)的貢寮海洋音樂祭開始,主辦單位為了活動順利舉辦挖掘內灘以補外灘的不足,今年(2003)內灘的沙也變少了,所以只好到龍門村和砲台山挖掘陸沙,來勉強圍出一塊可以舉辦活動的沙灘,那這些「移山填海」原本不屬於福隆沙灘的沙有多少?現在又到哪裡去了?

  另外,當初台電在今年二月專案小組調查委員會會議上公開承認,曾經抽取淤沙放進重件碼頭的沉箱裡,以為數數十個的巨大沉箱,被抽走的海沙數量將相當驚人,而現在這些沙還靜靜的躺在重件碼頭的沉箱裡,請問沙灘怎麼可能回復?如果再加上鄉民口中所說被「載走」的沙,光這幾年這些被送來和拿走的沙就很可觀,如果再加上台電自己所說雙溪河沙源減少是沙灘流失的原因之一,那在雙溪河也沒有天然補充沙源的情況下,做出沙灘已經回復的說法不是匪夷所思嗎?

  其實除了現在已經流失的沙外,目前尚未興建完成的出水口潛遁工程,將會是未來沙灘繼續流失的殺手!因為到時候為了興建和保護潛遁暗管,勢必要做防護地基,所以挖掘福隆鹽寮沙灘底下的沙將無法避免,台電和施工單位如果不能做好沙灘的保護,並將挖掘的細沙做妥善的處置,那福隆黃金沙灘的浩劫將會更加嚴重。

  搶救沙灘,唯有拆除重件碼頭

  聽到台電只想以養灘解決問題,住在福隆火車站前的商家楊貴英以一個小小的日常生活經驗為例,來說明重件碼頭對三貂灣潮流運作的影響。她說我們可以拿一個裝滿半盆水的臉盆,然後順著一個方向搖晃臉盆,將看到水會順著一個方向規律的旋轉。但是如果我們在水搖晃的同時,在盆中放進一顆突出水面的石頭,結果原本規律的水流將因此遭到破壞,而重件碼頭的南北堤岸,就像是這顆突出水中的石頭,打亂了三貂灣的潮水運作,也破壞黃金沙灘的自然運補。

  所以如果想要讓沙灘的運補回復動態平衡,唯有拆掉重件碼頭一途,否則像養灘這種「挖東牆,補西牆」的做法,最後仍然是無法和大自然相對抗的。她並以近距離的持續觀察說出養灘的不可行,因為今年七月為了舉辦貢寮海洋音樂祭而從陸上挖沙填補的外灘,在海水侵蝕下,很多地方都已經礁岩裸露,說明人為養灘無法抵擋天然潮水侵蝕的事實。

  或許「人定勝天」是工程界對自我的自信和期許,但是從中橫到各地不斷發生的土石流,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如果想要以人為的工程改變自然的運作法則,最後的結果就是要不斷投入經費,以更多的工程來進行補救。況且像重件碼頭造成沙源流失的例子,在台灣比比皆是,近的如同在貢寮的和美漁港;遠的像是宜蘭頭城的烏石港、台北縣八里的台北港、以及花蓮的花蓮港,都因為興建港口或防波堤,造成港口南邊的沙灘流失,而港內積沙的現象。所以如果台電和原能會漠視這樣的事實和教訓,不肯承認重件碼頭是造成沙灘流失的「元兇」,堅持不願將核四重件碼頭拆除,而只想以人工養灘的方式解決沙灘流失的問題,最後的結果就是不斷的再做更多的工程,最後破壞了三貂灣的天然景緻,卻無法保證能找回流失的沙灘。

  嚴謹求證,傾聽民意

  福隆的沙不是一天堆積而成,當然流失與回復也不會在短時間看到結果,做為一個監督單位,原能會主委花了一天的時間就以「目視」做了福隆的沙「看起來」已經回來了的結論,這樣倉促的過程讓人心驚,但也就是這樣的決策態度,才會造成今天沙灘流失的憾事。因此希望台電能提出清楚的數據,說明福隆鹽寮沙灘在重件碼頭施工前後,整片沙灘在寬度和厚度的變化情形,否則僅以簡單的目視,就想證明福隆沙灘已經回復以往的動態平衡,不但草率更是不負責任的說法。

  核四從興建前到現在,政府與台電一直以這是一個經過嚴謹專業評估的決策,來做為民眾質疑的擋箭牌,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在福隆沙灘流失處理的過程中,專業一直遠遠落在民眾生活經驗和智慧之後,台電、原能會和環保署在事前未能盡到環評把關的責任失職在先;等到沙灘流失問題發生,卻又不肯承認錯誤,錯失解決問題先機在後,現在又想以似是而非的觀察,來為自己的失職解套。在專業和民意孰者為重正吵得沸沸揚揚的現在,放下專業的怠惰和傲慢,多聽聽鄉民的建議和經驗,讓專業離現實生活近一點,應該才是解決問題的良方。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