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非正式部門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1/26

 

那是個尾牙吃火鍋的夜晚,為了張羅一切,來到了人聲鼎沸的黃昏市場,結果一趟下來算算居然用掉了三十幾個塑膠袋;而當晚,垃圾車來了,除了拎了一大包垃圾外,我們也有裝著年來回收的塑膠袋一小箱,順便拿去回收車上。眼看著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塑膠袋倒進回收車,它的最終命運,除了多一道秤重以外,最後同樣也是進焚化爐去燒。在環保署「塑膠袋限用」政策以及台北市「垃圾隨袋徵收」政策下,這平凡百姓的生活習慣之內,有值得深究的結構性爭議。

 

台灣的所謂經濟奇蹟,是用環境換來的,包括河川、海洋、空氣、土壤污染,以及山林濫伐過渡開發的大地反撲,令人怵目驚心,但是另一方面,可能更深沈的影響,就是百姓生活習慣養成的扭曲。台灣早期,政府在上位的違法亂紀,是以縱容地下經濟和種種非正式部門來安撫老百姓,舉凡違章、地下工廠、流動攤販都是。而非正式部門扮演了吸納失業人口、提供某種程度平抑物價機制,也建構了較為綿密的互助網絡,但相對的,它較無環保考量、以及較差的勞動條件與衛生安全。而這也是台灣現今消費者和蓬勃的地下經濟活動的共生迷離景象。

 

在這次環保署塑膠限用政策中,環保署依照經濟部的資料,提出相關的輔導措施,結果效果不佳,原因就在塑膠袋作為一傳統產業,有很多家庭工廠,根本沒有在政府的「地上經濟」數字裡呈現,舉凡產值、就業人口,也難怪所謂的輔導,根本無法幫真正需要的人找到工作,因此塑膠業中底層的「非正式部門」是整個政策受影響最大的;但錯亂的是,傳統市場和攤販的塑膠袋不禁用,代表的卻是對升斗小民「非正式部門」經濟活動的致敬!?

 

政府拿著環保的大旗立威,總是扶大滅小開後門,當初環保署要設定資源回收架構時,也是籌組以財團為主的封閉式回收基金會,摒除了社會潛在的非正式部門----拾荒體系;現在塑膠袋限用政策上路,同樣的,輔導絕對輪不到家庭工廠之流。然而以塑膠製品為例,價格便宜種類繁多,是昔日政府鼓勵甚至縱容石化業的必然結果,也養成生產者與消費者間,使用塑膠袋氾濫成災的台灣現象;但政府不思抑制塑膠製品的種類、規範清楚的標示,讓回收加以簡化成為可能,卻不敢真正去得罪人口更廣的消費者,對使用塑膠製品更多的傳統市場和攤販大開後門,因此注定要被譏為「假環保」。同樣的,台北市隨袋徵收,特別鼓勵民眾把塑膠袋分出,視為資源回收物,但很顯然的,最後還是進了焚化廠,一燒了事,讓民眾賺點蠅頭小利少繳點垃圾費。

 

「非正式部門」是社會的必然產物,有他的好與不好,而公權力常以縱容來掩飾無能,又以消滅來號稱魄力。我們對環境政策的認知,不應是讓政府以一紙的公文命令,來要產業死或產業取代,也不應任由政府恣意展現肌肉或選擇性略施小惠,因為非正式部門與養成的消費習慣是共生的,社會現象和環境問題的解決,必須以更精的政策監督、要求更完整的資訊公開、更包容的公民意識來檢視、建構以及共同促成。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