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要求戰時,先反省平時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2003/5/3

 

SARS疫情如遍地烽火,「防疫視同作戰」下,新竹市長攔路阻擋和平醫院病患轉診、高雄SARS防疫預防門診遭居民抗議、雲林縣元長鄉抵制和平醫院廢棄物進入位在鄉內的日友醫療廢棄物焚化爐,都在輿論了撻伐聲中,被視為自私自利。然而,其中其中元長鄉的抗爭並非起於今日而有其歷史脈絡,不能輕率的指責。

 

我們應該先還原問題,就是:日友有能力處理?為何要運這麼遠而不就近處理?

 

日友的確是全台最大處理的醫療廢棄物焚化爐,然而日友所在的元長鄉,去年十二月一夕成名,因為鄉內工業區廠房堆滿自嘉義八掌溪運來的陳年河濱垃圾,連續悶燒數週而全國矚目,元長鄉也幾乎被視為垃圾鄉。而長久以來,長元鄉對醫療廢棄物的處理的抗爭,早就不是一朝一夕,只是大多屬於「地方版新聞」,沒得到台北媒體的青睞。

 

日友在雲林,以前就有把醫療廢棄物包括手術後器官等任意堆置的不良紀錄;日友公司在美濃小型焚化爐的處理屢屢戴奧辛排放遠超過標準;日友公司更是承包核電廠所謂減容中心(也就是低放射廢棄物焚化爐),造成金山萬里居民對核種是否溢散惶惶終日。日友公司早在各地都是惡名昭彰的惡鄰,環保署把關曾讓居民安心?

 

因此,即使SARS疫情嚴重,但輕易的把地方污名化為自私自利,其實只是更暴露環保署以及社會大眾長期以中心歧視邊陲的心態,平時隨隨便便,非常時期就以「愛台灣」、「同舟共濟」來要求弱勢居民配合。如果這次鄉民鄉民有錯,是錯在他們不識時務,但是話又說回來,不趁這個時候凸顯問題,平時又有誰搭裡?所以當居民的訴求,很快的從「反SARS廢棄物入侵」,修正為「反日友公司長期污染」,居民再度一呼百諾,在抗爭之下,才終於要到每半年為鄉民進行血液與農田、空氣檢測、疫情期間檢測載奧辛排放標準、訂出遷廠時間表等平時就該有的最卑微的訴求。

 

其實全台醫療廢棄物日處理量共81.7公噸,其中北台灣共14.5公噸,而雲林縣一縣就有26.2公噸日處理量,單單一個日友公司18公噸,在質疑為何不就近處理之際,台北北投醫療廢棄物焚化爐因民眾抗爭而延宕的事被巧妙的挑起,然而一味指責地方區民是不公平的,因為誰敢放心?環保署平日已習慣用「縣市問題」來界定焚化爐,所以「一縣之內讓縣長展現公權力,跨區處理則免則免少生事端」,已成為莫名的約定俗成,也奇怪的變成社會大眾默許的「共識」,而醫療廢棄物焚化爐平時沒有跨區問題而是交給市場機制由醫院自行與公司簽約,但共同的是:環保署從未扮演的角色就是強力監督不符規定勒令關廠。這次強押和平醫院醫療廢棄物進日友,其實只是在「複製」平常各地縣市首長以所謂地方自治權,強勢的用公權力逼民眾就範。但環保署以前的監督機制與監測結果何在?

 

如果整個社會在戰時要他們犧牲小我,就請先在平時傾聽他們的聲音吧!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