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這是哪門子的零廢棄

批判環保署垃圾政策換湯不換藥的零廢棄連署說帖


緣起

  去年年底,120餘個民間團體連署建請立法院刪除環保署的焚化爐相關預算,要求環保署立即停止錯誤的焚化政策;今年3-4月間,更透過立法院永續會主辦的廢棄物政策高峰會,表達垃圾政策應翻轉的六大訴求,再次重申停止焚化爐興建,並儘速朝向零廢棄的目標前行。環保署在經過了半年的檢討,最近提出了一份「垃圾處理方案之檢討與展望」草案,並將於今日下午兩點半送至行政院審查。該草案中雖然高舉零廢棄的大旗,然究其內容,實令民間團體大為失望。簡言之,環保署欲以零廢棄之名,維持垃圾焚化政策之不墜。

民間團體對該草案之批判

1. 定義正名:零廢棄=零焚化+零掩埋

  在該草案中,環保署對零廢棄之定義為:「生垃圾不直接以掩埋為最終處理之方式,而應以源頭減量及資源利用方式進行資源再循環」。這裡所謂的「生垃圾」,即相對經過焚化的「熟垃圾」,所以環保署的零廢棄,頂多只是「零掩埋」而已,而不包括「零焚化」,這點實不符合國際潮流。真正的零廢棄,是體認資源之有限,而以源頭減量、分類回收再利用、廚餘堆肥等方式,讓被拋棄的資源可以盡量循環利用,以減少自然資源的使用,同時避免以焚化與掩埋等破壞或埋沒資源的方式來處理廢棄物。

2. 明確要求停止焚化爐之興建,反對再引進任何「下一代」焚化設施

  在該草案中,環保署迴避了目前營運中焚化爐餘裕量已過多的現況,而不停止未完成焚化爐之興建,並預計到96年底完成目前招標中或興建中之11座焚化爐,加上目前營運中的19座焚化爐,屆時將有30座大型垃圾焚化爐遍布在小小的台灣國上。按照環保署的規劃,30座焚化爐全數運轉之後,為了填滿每日26,000噸的處理容量,各地的垃圾量勢必被迫維持在現有的水準。即使民眾全力配合實行垃圾減量所省下來的焚化爐處理容量,又將被環保署挪做處理事業廢棄物之用。如此一來,廢棄物減量將完全失去誘因和壓力。到民國110年左右,這些焚化爐陸續面臨除役,環保署又打算引進所謂「下一代最先進的商業處理設施」來做銜接,根本沒有打算以零廢棄來作為政策的目標。請環保署要說清楚講明白,對於零廢棄政策的長期規劃是如何?是走一步算一步,把問題留給後人,還是打算再接著焚化二十年?所謂「下一代處理設施」是否就是指尚未商轉實證的「氣化融熔爐」,讓台灣再做一次實驗品?

  環保署不僅沒有體認到地球上的自然資源是有限的,更沒有體認到我們納稅人的血汗錢也是有限的,而且我們的耐心更是有限的。今天,我們民間團體明確要求,環保署應儘速宣佈停止興建花蓮、南投、竹北、竹南、與澎湖等5座焚化爐,並檢討台東、林內、宜蘭、基隆、永康等5座焚化爐停建賠款事宜與鼓勵各地政府朝向零廢棄目標之具體獎勵政策;並且不再引進任何焚化處理設施,如「氣化融熔爐」。「零廢棄政策」中應明定「零焚化」的政策目標,並比照垃圾減量明定達到目標的時程。

3. 加強廚餘堆肥之推動

  廚餘堆肥是推動零廢棄政策的立即可行且見效極速的方案之一。然而,在該草案中,環保署對廚餘堆肥的推動仍然步履蹣跚,目標設定異常保守,17年後(109年)廚餘回收量才設定為17%,僅相當於廚餘產生量(約佔總垃圾產生量之30%)之56%強,令人對環保署之能力感到失望。環保署於80年起開始推動大型垃圾焚化爐興建,至90年焚化爐設計處理容量就已超過垃圾產生量;對於技術較簡單,成本較低的廚餘堆肥設施,我們要求環保署應於民國100年前就達到廚餘全面回收的目標。

4. 垃圾跨區處理應以減少垃圾焚化、停止焚化爐之興建為前提

  在該草案中,環保署稱未來廢棄物處理將以區域聯合處理體系為原則,並將全國劃分為五至七個區域來共同處理廢棄物。我們質疑的是,為何當環保署「一縣市一焚化爐」政策受到批評,就以「廢棄物跨區處理」受到民意反對作為搪塞;另一面規劃了區域聯合處理體系,卻又不停止焚化爐興建,出爾反爾,是否擺明了玩弄社會大眾?因此我們嚴正要求,區域聯合處理體系之規劃應以減少垃圾焚化量、停止焚化爐之興建為前提。

5. 以預警原則面對灰渣之處理,審慎規劃未來灰渣處理設施之容量

  至於焚化灰渣,環保署欲在96年前興建完成兩座「焚化底渣分選廠」與一座「焚化飛灰熔融場」,為下一階段的灰渣處理設施興建計劃鋪路。我們認為,上述兩種技術皆未成熟,且要解決灰渣問題,首重灰渣減毒與減量。因此在環保署還未確實做好焚化廠垃圾進場管制前、還未禁止廚餘、PVC等不適燃物質之焚化處理前,底渣應一律視同有害事業廢棄物來予以處理,此即預警原則。否則以目前之規劃,將來之風險恐難以承擔。另外,灰渣處理設施之規劃,應考量灰渣減量計劃之目標時程,並配合適當之暫存設施,讓灰渣處理設施之設計處理容量不會抑制到垃圾減量回收再利用之推動。

6. 要求廢止「鼓勵公民營機構興建營運一般事業廢棄物(含垃圾焚化灰渣)最終處置場設置計劃」

  零廢棄也可以這樣解釋,鼓勵源頭減量、分類回收再利用、廚餘堆肥,抑制焚化與掩埋。然而環保署這份草案中,不僅要持續推動不環保、不公義、不經濟的「鼓勵公民營機構興建營運垃圾焚化爐推動方案」,也要於92-96年持續推動「鼓勵公民營機構興建營運一般事業廢棄物(含垃圾焚化灰渣)最終處置場設置計劃」,而且這兩個計劃均極具體,誘因極大,卻不見環保署以同樣具體的推動計劃來推動減量回收再利用,廚餘堆肥。由此可見,環保署雖聲稱零廢棄,但實則倒行逆施。我們質疑,一般事業廢棄物之處理為事業體之責任,為何環保署不好好要求事業體做好事業廢棄物之減量回收再利用,並對非處理不可的事業廢棄物負起責任,卻要拿全國納歲人的血汗錢來鼓勵其掩埋場地之興建?這不是要事業體不用操心廢棄物之去處,鼓勵其增產廢棄物,而不是努力去減少廢棄物之產生?且該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地之推動計劃,已經成為業者為套牢的危險山坡地解套營利的不當管道,如新店安坑的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因此我們要求在恨事還未發生之前,立即廢止該計劃。

7. 妥善運用現有清潔隊人力,反對垃圾清運業務委外處理

  另外,環保署為因應垃圾清理人力老化、車輛老舊及清運效率低落,打算大力推動垃圾清運業務民營化(委外處理)。試問,環保署已無心力好好管理事業廢棄物清運業者違法棄置行為,卻又要以「鼓勵」方式將清運業務委由民營業者,將來環保署又如何做好對民營業者的管制呢?環保署並不是沒有經費來好好的規劃將現有的一萬九千名垃圾清運人力做妥善的運用,也不是沒有政策工具可以做垃圾減量和資源回收。但是卻錯誤的把經費和政策規劃的重心投注在昂貴的焚化爐上面。我們不能容許環保署一面推動錯誤的焚化爐政策,另一面卻又抱怨經費不足,拿基層清潔工的工作權來開刀!我們反對垃圾清運業務委外處理,並在停止焚化爐興建的前提之下,配合垃圾減量及資源回收政策,妥善運用現有人力。

  由於今天在行政院會要審理的「垃圾處理方案之檢討與展望」草案,是在前任環保署郝龍斌署長於今年八月二十九日提出,美其名是回應民間環保團體與立法院永續會的要求,但實際情況是本案原先是為回應前年立院要求環保署要針對垃圾處理政策進行的政策環評,但從去年年初委外辦理,到年底原本結案時突然因為署內長官的授意下臨時更改研究命題,並因此耽擱三個月才變身成現今「垃圾處理方案之檢討與展望」草案,一則前環保署長違背立院決議,不做垃圾處理政策環評;二則現行提出的「垃圾處理方案之檢討與展望」草案並非回應上半年民間環保團體及立院永續會四月舉辦的廢棄物政策高峰會,因此對於宣稱要『郝規張隨』的環保署新任張祖恩署長,我們呼籲基於尊重立院決議與對民間的誠信原則,應先撤回先前這份草案,表達誠意!另針對當前垃圾處理政策的困境與問題進行『垃圾處理政策環評』及儘速回應廢棄物政策高峰會各界所提的『垃圾處理政策翻轉』訴求,如此當環保署能夠真心誠意檢討過往偏重焚化政策的迷失,並朝向真正的『零廢棄循環型社會』目標來努力,我們很樂意與張署長安排進一步溝通對話,共同開創21世紀的台灣新廢棄物管理政策;否則,觀察期一過,我們民間社會為求自保,必定會選擇適當時機開始新一波的行動!*

請傾聽專業的民意 正視民主原則

  我們期盼環保署能夠真心誠意放棄焚化政策,並朝向真正的零廢棄目標來努力,莫再玩文字遊戲,欺愚百姓。當環保署能夠真心誠意為環境來努力時,我們是不會吝於鼓勵的;否則,我們只好依民主原則,開除執政黨!

  最後,我們重申民間團體在今年廢棄物政策高峰會上的六大訴求:

1.立即廢止不利人民荷包的『鼓勵公民營機構興建營運垃圾焚化廠推動方案』,並搭配檢討現有焚化爐收費過低、允許事業廢棄物進場以致虧空國庫又誤用焚化爐的不當政策:

  立即檢討所有BOO/BOT焚化爐相關興建計畫(包括未興建及興建中),進行停建或不建焚化爐的評估及改採垃圾減量、資源回收、廚餘回收優先,過渡期再佐以部分壓縮掩埋與部分適燒垃圾進行跨區處理等多元處理方案,減少投資浪費與創造就業機會,作為階段性台灣邁向真正『零廢棄循環型社會』的處理政策,而20年節省下的鉅額經費,可以優先轉為減量、回收政策、教育的推動經費。

  焚化爐BOO/BOT之興建業者,所付出的成本微乎其微,營運時政府給予20年之垃圾量保證量,隨著資源回收率增加,家戶垃圾減少,此類廠商屆時將以焚燒事業廢棄物為主,賺取事業廢棄物處理之更高利潤,並較其餘合法興建之民營事業廢棄物焚化爐享極大差距之優勢。

  以一規模900噸/日所興建的焚化廠而言,其建設總經費根據環保署提供之資料為31.5 -36億之間,按照環保署目前合約,環保署與地方政府逐年(20年)所給予的補助達112億6755萬(其中中央負擔52.5%,地方政府負擔47.5%)。相當於存款年利率6-7%之間,此還不包括業者營運所收取之費用及發電收益。

  如此獨厚廠商的利益,只要一簽約,幾乎廠商20年內可獲取至少3-4倍的投資利益,而這卻與目前逐年下降的家戶垃圾趨勢相違反。目前啟用的19座焚化爐,設計處理量為19,800噸/日,而去年全國每日垃圾量只有18,000多噸/日,且還持續在下降,如果全部焚化爐都蓋完,預估將到26,250噸/日,這中間的差距愈大代表的是搶事業廢棄物的低價競爭(一般估算焚燒處理一噸垃圾的成本在3000-4000元,實際現有的收費為580-2000元,估算現有一年已經因為低收而使國庫虧空46.88億元)與所有垃圾不用再作分類回收的問題就越明顯(因很多縣市肯定垃圾不夠燒),這在國庫虧空與失業攀升的當下,是個多麼諷刺的對照呢?!因此要邁向『零廢棄』的政策前進,如果不馬上檢討現有焚化爐興建計畫,將是矛盾不通又是陷地方與國家財政於不顧的混亂決策!


2.加強現有焚化爐、掩埋場進廠管制:

  (1) 建請修法增訂禁止PVC製品、不可燃物質、金屬、輪胎、電池、燈管、玻璃、陶瓷……等焚化後會產生重大污染之廢棄物進入現有焚化爐及有害家戶垃圾、營建廢棄物與可資源回收物禁止進入掩埋場。本會議結束後,應儘速召開公聽會,重新認定「不應進入焚化爐及掩埋場之物質」清單列表,納入法律規範,並明確訂定違規進廠的罰則。
  (2) 比照南韓政策目標於2005年底,禁止廚餘與市場有機物禁止進入現有焚化爐、掩埋場,政府應訂定執行計畫,包含宣導、勸導與懲罰的時程及鼓勵回收再利用的相關補助計畫。
  (3) 建立「政府、民間抽查雙軌並行」制度。所有進廠之事業廢棄物,政府應逐車檢查,家戶廢棄物則按一定比例抽查。民間團體有權隨時進廠稽查,並有權要求焚化爐操作單位出示一切相關營運資料、文件,操作單位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
  (4) 制度建立官方或民間廠商與社區居民平行監測的機制,以消除居民的不信任感!即官方或廠商除應自行委託顧問公司檢測空氣戴奧辛外,並應編列足夠經費交由社區居民委託相關檢測單位(檢測顧問公司或是學術機構),以比對兩者數據,同時一年兩次的戴奧辛檢測應採取無預警臨時抽查的機制,以提升檢驗數據的可信性。

3.立法保障民間主動發動焚化爐戴奧辛檢測之權利與檢測結果之法律效力

  由政府提撥一定經費成立基金,供給民間團體委託獨立客觀的單位進行採樣分析。民間委託所得結果與官方抽測結果具同等法律效力,若超過管制標準,民間得以據此類檢測結果要求政府確實執法改善,經一次改善無法通過則應勒令關廠。

4.環境協約公證化

  所有營運中的焚化爐均應與周邊社區居民簽訂「環境協約」,以公聽會的方式邀集官方、民間與焚化爐營運機構共同訂出焚化爐營運機構應遵守的污染防制規範,並制訂未達標準的罰則,情節嚴重時民間可要求官方勒令其關廠。

5.重新檢討灰渣再利用政策

  目前世界各地對於焚化灰渣之再利用仍抱持很大的疑慮,官方亦無法保證再利用物質永遠不會毀壞,再次釋出有害物質。應於本會議後召開公聽會重新檢討此政策。

6.以「零廢棄、持續減量朝向循環型社會**」為最優先的廢棄物政策目標,由官方、立院、民間共同規劃與推動

  (1)建請行政院成立跨部會之「零垃圾政策推動委員會」,並廣納民間意見,以零垃圾為最終廢棄物處理目標,其任務應包含規劃明訂相關政策計畫並負有計畫推動督導之責。
  (2)政府應積極提倡清潔生產,對於使用毒性物質製造的產品以及無法回收或堆肥處理的物質,是地球永遠的負擔,應立法禁止生產與使用。
  (3)1∼3年內全國垃圾減量30%,4∼6年內減量50%,10-15年內減量50∼100%,達到「零廢棄、持續減量朝向循環型社會」的目標,並於每年考核減量進度,地方執行單位若能達到既定目標,中央政府應在每年統籌地方配合款上給予優先及較多的補助,以資鼓勵。

 

連署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看守台灣協會、苦勞工作站、唭哩岸環保志工團、社團法人台北市社區婦女協會、台北市文山社大環保社、文山新願景促進會、文山長頸鹿診療團、美麗安坑工作室、綠色陣線協會、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新竹縣環保協會、苗栗縣中港溪紅樹林環保人文聯盟、集集鎮環境保護會、台灣永續聯盟、雲林縣鄉土發展協會、北港文化工作室、烏塗反焚化爐自救會、反對林內焚化爐保護淨水廠聯盟、布袋嘴文化協會、朴仔腳文化工作陣、嘉義縣生態保育協協會、洪雅書坊、台南縣環保聯盟、台南市環保聯盟、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長庚醫療廢棄物焚化爐公害聯盟自救會、美濃愛鄉協進會、美濃環保聯盟、美濃八色鳥協會、美濃後生會、美濃反水庫大聯盟、花蓮縣環保聯盟、台東反焚化爐聯盟、台東市公所、台大環保社、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美濃愛鄉協進會、美濃環保聯盟、高雄柴山會

*原說帖無此段。

**原說帖為「零垃圾」。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