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最新文章

 

不要太快為政策喝采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賴偉傑

 

塑膠袋即將分階段禁用、水價即將調漲,這兩件事情,雖然大家還將他視為民生消費新聞,然而他對台灣的環保史來講,其實是具有非常重要的里程碑,然而政策背後的故事,可能更是高手過招,引人入勝。

 

禁用某種用品,除了因國際公約禁用而實施之外,在台灣從來沒有真正成為一種政府的主動工具,當年環保署推動保麗龍盛具在公教機關禁用,還被監察院以剝奪人民權益違憲之由彈劾;一直到去年的廢棄物清理法修法修正,才真正取的法源依據,而首先就是針對塑膠袋下手。台灣使用塑膠袋已到氾濫成災的地步,已是環保署幾年來「以焚化為主」的垃圾處理政策中的頭號難題與眾矢之的,因為其中含氯的成分,是台灣焚化爐普遍超量的戴奧辛的主要來源。所以環保署預定禁用的優先鎖定塑膠袋以及之後的保麗龍,其實也有替飽受保環保團體抨擊的焚化政策解套弔詭

 

然而禁用必然造成原有業者工作權的損失,也因此台灣區塑膠製品工業同業公會表示不能接受,且明指環保署的措施將嚴重影響此行業,一千多家業者的生機、兩百億的每年產值萎縮,三萬人的工作機會。有意思的是他們還提出其實紙袋的製程更耗水、耗電、耗原料,砍樹也將造成溫室效應,所以更該禁用紙袋。

 

其實,他們講的沒錯,但卻是挑對他有利的部份講。

 

原生紙的製造的確對環境非常不好,於是有了再生紙來「沒有一棵樹因此而倒下」;然而再生紙的製程,除了依舊耗能外,添加的漂白水對水的污染也不小,再說台灣的再生紙原料很大部份都是外國廢紙免費進口,相當程度打擊本地的紙類回收行情,所以「再生紙等於環保」在台灣是一個已被積非成是的口號。

 

同樣的,業者也提到日本德國美國等先國家也並沒有禁用,為何台灣要比別人嚴?其實這些國家都有相當完整的配套措施,譬如對塑膠袋科以重稅或搭配其他類似綠色標張的誘因。所以我們雖然對「禁用」的政策工具的引進鼓掌,但我們也要環保署應捨去策略性的選定,而是從包括從生產流程、包裝、運輸、消費使用、回收、再利用,進行全程的評估,也就是所謂的「潔淨生產」以及「生命週期」,來作為評估標準,業者才會心服口服,也才能真正達到引導禁用的全面意義。

 

環境問題在現實社會,從來就不是道德問題,每個人都會選擇他要的部份來加以發揮。水價該不該調也是如此。

 

因為水源乾淨,所以處理成本低,所以水費便宜,導致便宜又用好水;另一邊水源,所以處理成本高,所以水費應調高,這是水公司的生意邏輯。如此層次的思考,當然只會在長期質差價貴的南部用戶群情激憤,「用膝蓋想也不公平」的抗議聲中,踢到鐵板,草草收場。水作為民生必須與國家資源,本來就必須考量水源保護與基本供需的考量,如果能做整體畫,原則上應反應以價制量,以質量價,再佐以水污費徵收與水源區補貼的全面罰賞,以全盤的水資源政策來讓全民服氣。

 

濫用塑膠袋與長期低水費,早已是關心環保的朋友共同要改革的目標,前者因為祭出減少戴奧辛的污染而相當優勢,後者是因利益考量無攻而返。

 

所以,請不要太快對一些政策喝采。環保政策無關魄力與理想,它從來就是各方階段目的或特定考量所折衝下的產物,如果我們沒能清楚認知整個背後的是非曲折與目的,很容易被很多的專業的數據和簡單的口號迷惑。「禁用垃圾袋」和「水費」只是兩個小例子,讓我們摩拳擦掌,也來想想將來的「電費該漲?」、「廚餘全面回收」其中可能的各方角力為何,以及我們該要求政府作的正確的全盤考量為何。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