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變形的垃圾跨區處理:北基合作案的大詭計

2003/9/1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張心如


  爭議不斷、眾所注目的北市基隆的垃圾合作案,在今年(2003)7月21日正式簽訂通過。往後兩年,台北市將幫忙燒基隆市300噸/日的垃圾,而基隆市則幫台北市處理300噸/日的焚化灰渣,同時,基隆市垃圾焚化後的灰渣,同樣由基隆市帶回自行處理。但,抵制的聲浪未曾稍歇,台北市三區焚化廠周邊居民至今仍然強烈質疑此案的正當性,同時,基隆市地方居民與市議員也質疑著這種互惠案的公平性。

  有人問道,垃圾的跨區處理本來就是環保團體原本所提的,合作案的通過不正是一件好事嗎?地方民眾如此反對,不才是阻礙垃圾跨區合作的元兇?其實,此一垃圾跨區處理計畫,才是大大扭曲了環保團體的原立意,完全忽略地方民眾的聲音。

  過去,環保團體批判環保署的「一縣市一焚化爐」政策失當,未能真實反映早已逐年下降的垃圾量,力諫環保署應即時暫停所有未完成之焚化爐的招標、興建,並檢討現行之廢棄物焚化政策,具體規劃出廢棄物減量之時程表,而期間之過渡時期,應評估垃圾跨區處理之可能性。

  讓我們回溯一下過去環保署的說法。每當談到不再興建焚化爐的條件,他們就一定會提到「垃圾跨區處理」,一談到「垃圾跨區處理」,就一定會把北市基隆的垃圾合作案延宕兩年當做一項「典範」,用以強調跨區合作之不易,並凸顯了一縣市一焚化爐政策之合情合理。

  他們是這麼樣在訴說著一套邏輯:不繼續興建焚化爐釧U圾要跨區處理釵a方議會&民眾反對釧U圾無法跨區處理酗@縣市一焚化爐興建必須進行。

  這樣的說法,似乎間接的指出各地居民的「鄰避心態」之可議,同時更堅固了一縣市一焚化爐政策之正當合理性。非常高招,不是嗎?

  但,讓我們更仔細一些的檢視這套官方邏輯,就能輕鬆發現環保署口中的「典範」其實正就破了這一套邏輯:北基垃圾合作的同時,基隆市的焚化爐可也沒停過的在興建當中。北基垃圾的合作,正是以基隆市焚化爐興建完成、正式運轉為前提!

  同樣的,新竹市的焚化廠也已經在幫忙處理著新竹縣的垃圾,但新竹縣的竹北焚化爐的進度可也沒停過,嘉義縣的焚化廠也在幫忙處理雲林縣的垃圾,但雲林縣的林內焚化爐的進度更是快馬加鞭的趕著。

  這說明了什麼?

  環保署的「垃圾跨區處理政策」,事實上仍是為著「一縣市一焚化爐政策」做應急、背書的一項擋箭牌!

  這種本末倒置的「垃圾跨區處理」,環保團體自然抵制有理。

  另一方面,北基合作案的通過,是國民黨動用「黨紀處份」後,聯合新黨、無黨籍議員投票表決的結果,被地方民眾質疑為「背離民意」、「馬市長陷議會於不義」、「議員棄民意於不顧」的行為。

  北投、內湖、木柵三區居民長年處於臭味、落塵嚴重的環境之中,當地具有呼吸道過敏病史的民眾、老人小孩更是不可勝數。這樣的情況在與焚化廠廠方、市府環保局多次協商總不得解決,逼得地方居民不得不自動的組織集結,進行自救。「北投唭哩岸環保志工團」即曾數度進廠突擊檢查,接連發現廢輪胎、醫療廢棄物、廢土等不適燒的垃圾出現,今年年初檢察官更是罪證確鑿的抓到焚化廠的違法瀆職之情事。

  地方居民常說「唯有獨善其身,才能兼善天下」,現在連最基本的垃圾進廠管制的動作都沒做好,若要和他縣市做垃圾跨區合作,又該如何要求其他縣市的配合?他們最擔心的不是「那裡的垃圾」會進廠,而是「什麼樣的垃圾」會進廠。

  在地民眾最切身的心情、抗議,卻被黨紀、議會、公權力給團團出賣,如此,他們又還剩下什麼方式可以發聲呢?

  北基合作的問題癥結點並非三區民眾的鄰避情結,其心可議的是政策說法前後矛盾的環保署,以及否認民意強渡關山的台北市政府。

  我們必須再次澄清,強有力的地方監督力量,不會是跨區合作的障礙,而是徹底落實垃圾進廠管制與達成垃圾減量的一項利器。

  若沒有經過當地民眾同意而強制進行的垃圾跨區處理的「假典範」一經樹立,未來的垃圾跨區處理政策,將只會製造更多地方之間的對立。我們將可預見,往後在推行跨區處理而彰顯的「公權力」的同時,更是赤裸呈顯環保署廢棄物政策的扭曲。

  所以,請還原環保團體的聲音,並請重視焚化爐在地民眾最切身的心情。



議題結盟 社區串連 公民行動 永續社會